梨花

时间:2021-05-05 03:41 作者: admin 浏览量:
0

  

  青松县有家汤店,黑木门楣上挂着黑底红字的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梨花”两字。光是看这一副匾,就觉得笔锋锐气扑面而来,不由得惊叹一声“好字”,定是出自大家之手。店门是两扇常年未关的花雕门,店内十几张原木桌上坐满了杂谈的闲人,梨花汤的香味飘荡在店门周围,来往的人稍一靠近,就像被钩子钩住了魂,顺着味道走进店里面。

  店里面大多都是熟客,大步跨进门栏往长板凳上一坐,就吆喝着让小牛上汤。

   “小牛,给我来一碗梨花。”

   “李哥啊,今儿怎么没跟顺子哥他们来呢。”

   “他们打鱼去了,今儿就我一人在这享福了。”

   “行嘞,我张叔刚熬出来的梨花汤,我这就去给您来一碗热乎的。”

   “别放糖诶,这段时间牙疼。”

   “行嘞哥,晓得了。”

  小牛小跑进后厨,揭开锅盖,一大股白烟从锅里升腾而起,带着梨花汤特有的清淡香味,把小牛包裹在雾气中。小牛拿起放在一旁的汤勺,在熬锅里搅了几番,淡黄色的梨汤里卷起细碎透明的梨肉,小牛舀起一勺,盛进瓷碗里,给客人端了出去。

  空闲下来的小牛在身上擦了擦手,坐在空板凳上跟闲客聊天。店外的阳光几番流转最终停在了门外青石地上,暖意爬上台阶,占了半面后才停了脚步,墙头跳下的野猫侧趴另外半面阴凉地上伸直了四肢,慵懒的睡去。

  一。

   “你是不是非要我死才安心,我是不是你儿子!小彤还是不是你孙子了!”

   “住口,这事绝对不行。汤店是咱家的祖根,你就是说破了天,这汤店也不能让你给卖咯。”

   “我说卖了么,这叫合作,爸,你想想啊,我这么多年在外面多不容易,这是个机会啊,这次完了我给您接到城里去,您给我们带小彤。您年纪都这么大了,也该歇歇了。”

   “闭嘴!我老头子不用你养我,把小彤给留下,赶紧走,别在这缠我,想都别想!”

   “爸,您再想想。”

   “走!出去。”

  “好,您就这么狠心想看我一无所有。我走,不惹您心烦了。”

  张城甩下最后一句话,胀着脸快步走出了家门,钻进车里,一双眼紧盯着前方,踩下油门离开了这块冥顽不灵的地方。院子里的老头跟着车响走到门口,猫出头,汽车已经快要在拐角消失,只剩一块车尾,随后转瞬即逝。老头叹了口气,扶着门框转过身子,枯皱的脸在看到院里的小孩时像枯木逢春般重展笑意。

  老头走到院子里抱起孙子小彤,先是一阵惊呼,后来吃力的抱着孙子笑得爽朗

   “好小子,都长这么胖了。想不想爷爷啊,爷爷可想死你了。”

   “我爸说我这是长身体,不是胖。”

   “不胖不胖,小彤马上就长成大男子汉了。爷爷带你喝梨花汤去,这么长时间没喝肯定馋了吧,爷爷刚熬好的,可好喝了。”

   “我不想喝梨花汤,我要喝九珍果汁。”

   “果汁哪有爷爷的梨花汤好喝啊,爷爷的梨花汤里还有红糖浆,比果汁可好太多了。小彤乖,跟爷爷去喝梨花汤吧。”

   “不嘛,我就要喝九珍果汁。我爸每天都给我买九珍果汁喝,我不想喝梨花汤,我要喝果汁。”

   “好好好,爷爷带你去买果汁,现在就去,行不。”

  老头带着孙子小彤刚坐上三轮车,一阵常回家看看的铃声从老头的上衣口袋传出。老头掏出电话放在耳朵边,大声的朝着对方喊

   “喂!珍珍呐,你回来了啊,到哪了,我骑着车去接你啊。”

   “没呢,这不小彤回来啦,我这正准备带着小彤去买果汁呢,等回来了再吃饭。”

   “没啥缺的,啥东西都有,别光带东西,我一人又吃不完,下车赶紧回来,小牛在店里呢,回去先歇着。”

   “行行行,我路上慢着,我这不还带着小彤呢,肯定慢。”

  老头应了几声后挂了电话,转头朝着后座上玩手机的小彤说

   “小彤,你姑姑回来了,等咱们回来了跟姑姑一起吃饭好不好。”

   “嗯。咱们什么时候能到果汁店啊。”

   “要不了多长时间,一会就到了,坐稳了啊,爷爷开车了。”

  二。

  张城把车停在楼下物业用白油漆画出来的停车位里,与相邻的车紧凑,后视镜差点没撞在一起。这个车位在小区里卖八万一个,还凭号抢购,这完全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商嘛,但是没办法,车位总要买,要不车停在哪?总不能天天停在小区外面的绿化带旁边,被谁家小孩拿着刀片划车门玩,所以张城还是排了几个小时的队抢到了号,买车位的那天咒骂着黑商祖上十八辈,交出了自己存下的血汗。

  张城的房子在五楼,八十平方的两居室,是张城用自己前半生的理想和老头的积蓄买下的一个墓地,埋葬了自己奄奄一息的理想,也让自己越来越像个死人,没了人情味。同层的两户邻居连见了面都懒得打招呼,冷冷的撇过一眼,同样的毫无波澜出现在他们眼里,这样的氛围让张城慌乱的心突然有些心安。

  张城用钥匙扭开防盗门,跨进家里。周梦还没回来,呼,还好还好。张城的心放松了一瞬,他拉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拉开拉环,听着一声气体喷出的声音,仰头吞下三四口,躺进沙发里,百无聊赖的翻着电视。

  周梦回来了又要吵架,天天吵吵吵的非要把人逼疯才罢休。没能发财是我的错么,我没在努力么,我不想让这个家里生活的更好点么。不就是她同学买发财了一只股票,就非要拿着老家的店去押着买,不买就离婚,她这根本就是拿婚姻在开玩笑。那东西谁知道是真的假的,万一是骗子呢,别说这个同学是青梅竹马,就是拜了把子的铁兄弟不也是有人背地里一刀捅死的,跟她说了多少遍就是不信。

  张城这么想着,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不知是过了多久,防盗门传出一声清脆的开锁声,一只高跟鞋钉进了地板上。

  三.

  张珍刚站在店门口的时候,傻小伙子就从店里站出来,不说话,就是看着她笑。这个笑张珍看了好多年,小伙子来店里当学徒的时候,张珍还在店里帮忙熬红糖浆,红糖浆是个细心活,熬之前先要挑一遍红枣有没有坏掉的,红糖是不是好红糖,然后把红糖放进熬锅里,往灶子里添柴,大火烧着锅底把红糖融成黏稠状的间隙,张珍就把挑过一遍的红枣放进磨壶里,拿着石锤把红枣磨成枣泥,枣核也磨成细碎的粉尘,等到红糖成浆的时候,张珍就把枣泥拌进浆里,添上半锅父亲秘制的汤水,等着锅里泛出浓香的红糖味。

  后来傻小伙子跟着张珍学熬红糖浆,傻小伙子站在张珍面前,咧着嘴露着两排牙笑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张珍觉得傻小伙子有意思,跟傻小伙子说

   “你看着我笑什么啊。”

   “我……我觉得你好看。”

   “哈哈哈,你可真有意思,站我对面半天都不说话,一张嘴就夸我。”

   “真的,我,我就觉得你好看。我害臊。”

   “多大人了,跟个傻小伙似的。我以后叫你傻小伙吧。”

   “我叫刘小牛……你,只要你喜欢,叫我啥都行。”

   “行了,傻小伙,别笑了,过来我教你熬红糖浆。这可是个细致活,做不好了这一锅糖水可废了。我跟你说啊……”

  张珍对着傻小伙说

   “还笑,笑了多少年了,笑不够啊,赶紧过来给我拿包。”

   “嘿嘿,笑不够。看见你我就想笑,心里想的,这脸上就出来了。藏不住。”

   “哟,傻小伙你这是从哪抄来的句子啊。”

   “这哪是抄的啊,这就是我心里想的。来来来,包给我,背这么一路累了吧。包里啥东西啊这么沉。”

   “给我爸带的营养品,诶哟可累死我了,天天在局里面训练,放个假回来一趟走的我腰酸背痛的。”

   “来来来先歇着,我去给你盛碗梨花汤解解渴,让你尝尝我熬糖浆这手艺。”

  傻小伙从后厨端出来一碗汤,淡红色的汤里飘荡着细碎的梨肉,清淡的梨汤味裹着浓郁的红糖,随着热烟阵阵卷入鼻内,嘴里生津。张珍叹了一声好香,端起汤碗吞了几口,傻小伙在旁边攥着张纸巾

   “喝慢点,你别呛着了。要我说你就在家里这汤店里多好,非得去当警察,那一天天训练累死了,还得维持治安。”

   “咳咳……那怎么着,我就是喜欢当警察。再说了,我不上班你养我啊。”

   “我养你啊,只要你不上班,我就养着你。我把我的钱都给你,你天天只管花钱就行。”

   “你可得了吧,还你养我,你那点工资够得上你自己花不,先把自己顾好再说养我吧,说你傻你还真傻了。”

   “珍珍,你别不信我啊,我现在也存了不少钱了,等过几年买个铺子,做些生意,迟早会有发家那天的,跟着我肯定不会让你受苦的。”

   “等你发家那天再说吧。坐下,挡着我看外面了。”

  傻小伙子满腹的壮语噎在喉咙,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人儿,不自觉又笑了。对面的人不经意间侧过脸,嘴角露出一股掩饰不住的笑意,又迅速收敛。真是个傻子。

  四。

  午饭过后,老头要带孙子小彤回家睡觉,张珍说留在店里帮忙看店。老头瞥了眼后厨猫出头偷看的小牛,又看了看扣起了衣服的张珍,笑着说老了,你们年轻人看吧。

  老头的家离汤店不足百米,晃晃悠悠在太阳下走过五分钟的路,阳光晒懒了皮肤,走进屋檐的时候就生出一股睡意。家里有三个屋子,最上处的上房是张城结婚时的新房,门面还留有未曾揭下的红喜字,进门第一眼就能觉得一股福气迎面而来。侧房是张珍的屋子,挂着一面门帘,自从张珍也离家之后,家里就只剩下老头了。

  老头的屋里面放着一幅黑白照片,他的老伴静静的陪了他第五年了。有时候老头想起来,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等回过神的时候,就只剩下蹒跚的夕阳穿过门栏,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老头真的老了,喜欢上了碎叨着说过去的事

   “小彤,还记得照片上这个人不?对咯,这个是你奶奶。以前你小时候啊,你奶奶待你可亲了,抱着你都不撒手,熬出来的梨汤第一口非要让你喝,别的谁都不行。你奶奶不知不觉都走了五年了,五年了,奶奶得多想你啊。”

   “还记得那年,你奶奶晚上做噩梦了,梦见你丢了,哭着把我叫起来给你爸打电话,你爸手机关机,你奶奶慌了,哭的眼睛都肿了,大晚上叫车去你家看你,一路上眼泪都没停,哭了一路,看见你在屋里睡着了,你奶奶才安心回家了。没几天,你奶奶就走了,我才知道,你奶奶是想见你最后一面,怕见不着你难受。”

   “爷爷当年跟你奶奶结婚的时候,爷爷是什么都没有,穷小子一个。你奶奶呢,乡里出了名的美人,从小坯子就好看,稍微大点的时候媒人就不停的往家里提亲,门槛都跨破了。你奶奶是谁都看不上,就看上爷爷了。可是你姥爷不同意,嫌爷爷穷,爷爷当年在你姥爷的汤店里站了是三天,整整三天,你奶奶也绝食,这才逼的你姥爷应了这门婚。也亏了你奶奶,这辈子没跟着爷爷享什么福,早早的就走了,留我一个人守家。”

   “不是爷爷狠心,非要让你爸他走投无路。这汤店是你姥爷留给你奶奶的东西,汤店上那幅匾,是你奶奶出嫁那天你姥爷亲手写的,这汤店就是咱家的根,不能卖了啊。我是宁可你爸他恨我怨我,也得把这店给留住啊。要不等爷爷到了找你奶奶的时候,哪还来的脸面去找你奶奶,找你姥爷。”

  老头说的入了迷,转头看,孙子小彤不知何时睡倒在床上,微张的嘴蠕动着在说些什么。老头看着院里柳树枝条浮动,搭在绳上的衣服扶摇不定,扶着膝盖从凳子上站起来,展开一张薄被盖在小彤身上。

  起风了……

  五

  张城预料中的这次争吵来的更加猛烈,甚至惊动了两户邻居围在门口,劝说着两口子吵架床头床尾,别这样大伤和气。周梦摔碎了眼中看见的一切玻璃制品,这种在地上炸裂发出清脆响声的东西最能提升情绪,随时引爆下一场争吵。

  她从没想过张城是这么窝囊的一个男人,从前自己以为他有上进心,有前途,才要了一车一房就嫁给他了,辛辛苦苦在家这么多年,还给他生了个儿子,自己要什么了吗?不就是这次让他去把家里的老店拿去做抵押,跟着自己发小的手去赚一笔钱,先是问东问西的觉得发小是个骗子,又说老店房契不在自己这,老头不给,他也没办法,刚才竟然还翻脸了,说挣钱这事不用我上心了,他自己有办法。

  他有办法,他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他这就是不爱我,想跟我离婚。当年结婚的时候说的真好听,爱我一辈子,我不就在家歇了几年么,就把他这一辈子都给磨完了,我闺蜜人家在家都没上过班,都是老公挣钱养着,我哪点比她差,凭什么她行我就不行了。

  张城其实我早就受不了你了,我就跟你明说了吧。你就是个窝囊废,连自己的女人孩子都养不起,你还想怎么样。别人是眼高手低,你眼里有东西没,连根毛都没有,一个月那点工资够点啥用的,每次一跟你说话就是我累了,让我歇会。你那么累去死就好了,还活着干嘛,妈的,今天吵完架这日子我也不跟你过了,自己该干嘛干嘛去吧。从你这出去,外面一大把的人等着要我!

  六

  张珍没能在店里搭上手,平常店里都是小牛一个人打理,不需用多个人去帮忙,小牛也不让自己插手,给自己端了碟瓜子,让自己坐在椅子上歇着就行。小牛在店里面迎客送客,手上的桌布在没人的桌子上蹭过几遍,热时用胳膊擦掉汗,抬头时发现自己在看他,就朝着自己笑。这可真是个傻小伙子,还喜欢我,不怕以后被我欺负都不敢还嘴么。

  张珍突然脸红了,她想到以后跟小牛结婚的时候,自己穿着婚纱揽着小牛的胳膊,他看着自己,说着那张木讷的嘴里不曾有过的情话。

   “我端过的每一碗梨汤,都是向你靠近的垫脚石。我走过时间的青石路,穿过往时的桌子,终于来到你的面前。”

   “我想过最浪漫的事,是跟你坐在同一张椅子上晒太阳。直到年老吧,好不好。”

   “你美的让我忘了我是新郎,你是维纳斯,我是信徒。”

   “我爱你。”

  小牛坐在张珍对面,笑着看张珍发呆。他觉得张珍好看,是媳妇的那种好看,看起来心安。张珍从臆想里透出一缕清醒,对小牛说

   “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可不能这么笑,呆死了。”

  说完又沉溺在脑海中的情话里。

  汤店里的闲客们拍着桌子起了哄,对面的小牛呆滞了,只运行傻笑的大脑在高速运转中死了机,然后从椅子上跳起来,朝着满店的闲客吆喝

   “听见了么,我们结婚的时候。我跟珍珍结婚的时候,我们俩,结婚……”

  未曾清醒的张珍笑意未敛。

  呆死了。

  七。

  老头从老伴的遗像后面拿出一本证书,塞进桌子上的其中一个信封里。

  老头在信封皮上写上了给珍珍,在另一张信封皮上写上了给城城,像是做完最后一件牵挂的事,老头松了口气,把两封信塞进给自己准备好的相框里面,等到有天自己也住进相框的时候,剩下的事情就让孩子们解决吧。

  老婆子,叫了你这么多年老婆,还没能叫你一声老婆子,你就把我一个人留下来了。你就是不想我把你叫老了,你跟我说嘛,我叫你一辈子老婆。

  我该去给小彤做饭了,做你最喜欢吃的烧茄子,我现在手艺可好了,你就是没口福,等我去找你了让你好好吃一顿。

  天冷了,我加衣服了,别总担心我冷,你也得加衣服啊。

  诶,你真让人操心啊。

  老婆。

  八

  周梦说出了所有的秘密,像是一道惊雷劈开了张城的幻想,露出蜷缩着发抖的事实。

  张城,你真以为我没人要是不是?我告诉你,上个月,我初恋回来了,人家现在是公司老板了,开的是豪车,住的是别墅。跟你说这个干嘛,你心里没数么?他来找我了,问我过得好不好,问我想不想跟他走。你不是问我上个月晚上没回家去哪了么,我现在跟你说,我跟他在一起呢,我给你戴绿帽子了!我让你买的股票也是假的,那就是我想离婚前捞你一笔,你浪费了老娘这么多年,不把你给捞干净了谁给老娘精神补偿。

  张城,我是没想到啊,你跟你爸闹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本事把房契给闹出来。你他妈窝囊的能不能像个男人,现在好了,事我都跟你说开了,你自己拾掇拾掇东西滚蛋吧。哟,你还看我干嘛,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这不是你家,还想赖着不走啊,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生气了?想打我啊,张城,你也就窝囊到打女人的地步了,你今天要么就打死我,就么就滚蛋,别让我看不起你。

  张城,你干嘛?把刀放下,张城!别过来,别过来,别……

  九

  青松县的梨花汤店里今天只有一位客人。

  他叫张城,一个狼狈归来的流浪人,父亲是个老头,经营了一家汤店,妹妹是个警察,跟汤店的学徒小牛订了婚。他细细吸进几口梨花汤,清香满口,红糖浓香,暖热的梨汤在身子里流转几趟,仿若召回了几缕失魂,充足了张城的最后一丝失落。

  门口的女警泪流满面

  “该走了。”

  “走吧。满足了。”

  “哥。”

  “咱爸以后靠你照顾了。”

  后厨的老头跟着张城离去的背影走到店门,伸着脑袋看着一道身影上了警车,扶着门栏痛哭流涕。

  

Copyright (c) 轻松手赚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13842号-1

豫公网安备 410184020004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