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养脑瘫儿是怎样一种体验?

时间:2021-05-06 07:58 作者: admin 浏览量:
0

  见到这个问题,也看过那麼多的人的回应,感受许多。我女儿,脑瘫儿,如今十五岁,上初二了。

  我女儿是晚上八点多出世的,尤其好看,秀发乌亮,肌肤粉白色。第二天早晨我发现了孩子发黄,依据自己看孕产妇有关书本的专业知识,我认为不太对,应急找医生询问,医师却跟我说,没事儿,这孩子不比较严重,由于同医院病房的另一位男孩子特别黄,是又黑又黄。2个孩子抱到一起,确实我女儿看起来很白。住院治疗五天,有关我女儿新生儿黄疸的难题,我跟医生与护士沟通交流下不来十次,他们任何人都表明我太担忧,书本上的物品不一定就对,我该坚信医师的工作经验。

  因此住院回家了。

  满月去医院打防疫针,又去了解都一个月了,孩子新生儿黄疸都还没消散,到底应该怎么办?依然被告之孩子没事儿。(我们都是个小县城,十五年前,县医院沒有测量新生儿黄疸的相应检查)

  40来天走娘家,抱孩子去一个大姐那边,大姐是医师,开一家门诊所,我自小就在大姐那边就医,很信赖。自己觉得不太对,由于孩子喝奶吃的不太好,食欲差,并且无缘无故就腹泻或是呕奶。(因此妈妈们,坚信自己的判断力,并且,从备孕期起,就用心读一些权威性的孕产妇母婴服务的书本)大姐支持我的觉得,提议我马上带孩子住院治疗,改正新生儿黄疸难题。县里仅有俩家医院,因此来到中医学医院,用了二天药,新生儿黄疸彻底清除。可是小儿科老负责人劝诫我,一定高度关注孩子,由于新生儿黄疸会对孩子人的大脑导致不可逆的损害。

  下面的一切好像都十分幸福,闺女三个月会翻盘,五个月会坐,对响声,颜色都很比较敏感。尽管对比于别的孩子,她有一些瘦,但好在很结实,基本上不感兴趣,也从来不发烧。孩子八个月上下时,我想去西安自学考试,就带孩子到大城市西安高新医院查验,医师跟我说孩子肌力有点高,我询问这代表什么意思?医生说也没有什么,你让孩子多爬爬,就好了……

  因此大家开始了悠长的“爬爬”训练,我女儿自始至终总是躺着,匍匐前进,一直到一岁,也没有学好爬取,坐也只有是两腿往后面呈W型跪姿(之后才知道这就是心理扭曲),不容易稳稳当当地坐椅子,扶着沙发茶几站起和行走时,显著比其他孩子软,好像腹部沒有能量。而大家县里俩家医院,都跟我说孩子软是由于缺少钙,家中老大家觉得我一天到晚怀着孩子往医院跑是老是胡思乱想,哪里有母亲一天到晚感觉自身娃得病?!大家也感觉是否自身想的太多,终究大家都没带过孩子,没工作经验。

  一岁半,孩子的身上长了很多红疙瘩,如何服药都看不到好,恰好是暑期,大家带上孩子又来到大城市少年儿童医院,查验了诊断是过敏寻麻疹,看了病买完药,大家提前准备回家了。忽然看到二楼转角一个小屋子大门口挂掉个“幼儿保健”的品牌,我一直担心我女儿长长不胖,惦记着健康保健么,去问一问。医师听完我的叙述,让我将孩子抱进来看一下,我老先生扶着孩子二只手臂恰好离开了进去。这位医生只看过一眼,便说“无需看过,你娃脑瘫儿”

  ……

  早已以往十几年了,直至此刻,回想到那一天,回想起来他们,我依然泪不可以自抑!

  跟全部的患者爸爸妈妈一样,那样的瓢泼大雨忽然砸出来,大家愣住!不相信,我将小小闺女牢牢地地抱在怀中,给她做24小时脑电,做脑CT,做磁共振……西京特大医院、唐都医院、交大一附院……大家瘋狂的奔忙于每个医院,做各种各样查验。一周之后,我拿着很厚的查验結果,去找少年儿童医院的这位医生,急吼吼地对着他嚷:“全部結果全是一切正常的,你凭什么说我娃脑瘫儿?”医生看见我们俩肿胀的双眼苍老的脸,宁静地说:“孩子,别再花那糊涂钱了,有那些钱,有那些時间,赶快给娃医治吧!娃早一天会讲话,早一天会行走,不太好吗?”(真心诚意地谢谢这位退休返聘的医生)

  因此,我在那一天起,2年没回老家,带上娃,开始了悠长的康复训练之途。住院治疗很贵,我还在医院后边租了间小屋子,每日早上带孩子去医院中医针灸、推拿,处于被动健身运动,中午返回小屋子,依照医师教的方式 ,再次给孩子推拿,主题活动。我老先生回老家再次工作,要挣钱。每日的医药费150元,我俩全是老师,大家县里是特困县,我们俩薪水加起來不上800元,一周的医药费都不足!我很谢谢我的公公婆婆,2个老农民,劝大家索性再造一个被大家严词拒绝后,取出了自身全部的存款,竭尽全力适用大家给孩子就医。但那也是九牛一毛。老先生卖了大家的摩托,卖了大家提前准备建房子的钢筋混凝土钻石碎石子,可那一点儿钱,在每日150元的医药费眼前,确实少的可伶!无可奈何,婆婆回来给我带孩子,早上去医院,中午她带孩子在屋子里推拿,主题活动,我出来找网上兼职赚钱。为了更好地划算,我只在晚上买水果,小销售市场菜商贩打洋时,我要去买点儿水豆腐,马铃薯这类的,随后把别人扔在地面上的蔬菜莲花白辣椒哪些的,捡一些,回来细心择洗干净,做些简单的饭食。医生说,孩子要每星期吃一次鱼,对头脑好,我每周三去卖水产品的小商贩那边,挑好长时间,买一条最小的鱼。我婆婆从不吃鱼类、虾类,可是我,也仅仅给孩子做鱼尝咸度时,舔一下木筷尖,算作一周一次吃到荤食。老先生一个月来探望大家一次,并不是不愿意,是车钱很贵。他一个大老爷们,烦扰薪水太低,只有拼了命划算,每日在高校食堂,只花二块钱……

  较难较难的情况下,企业由于我长期性休假,责令我回来工作,我只能离职。本就少的可伶的收益,更为艰辛。我们俩怀着孩子,走在喧嚣的城市热闹的街道社区旁边,确实有向着飞驰的车辆冲过去的不理智,他乃至联络私人诊所,资询卖血的价格……每日中午,我要去小型超市兼职工作,夜里,提着批發来的各种各样小玩意去回民街卖,一直到零晨两三点,托着快断掉的腿返回小出租房,匆匆洗漱间,躺在用捡回来的泡沫塑料拼图图片拼出的地毡上,看见边上唯一的一张小床上躺着的婆婆和闺女,只盼着明天早上医治时,医生说,孩子好一些了……

  终究,较难的時间早已以往好长时间了,或是有很多的好事情的。医治三个月,孩子能够自身稳稳当当地坐小凳子,2岁,逐渐说五个字之上的语句,三岁半,能够单独走动……我迄今依然还记得离去老家2年后我第一次回来的那一天,那就是孩子集中化医治以后的歇息期。为了更好地节约花费,每到歇息期,婆婆就带孩子回老家,医治期再说西安市。那一天早晨,婆婆忽然帮我通电话,带上哭音跟我说,孩子会离开了!我马上就近原则下车时,转乘去火车站的车,以最短的时间往老家赶。刚到村头,就听到闺女依然有一些发音不清楚的叫喊:妈妈回来了!随后就看见那一个小小闺女磕磕绊绊地向着我跑过来,一下子扑倒在我怀中。我牢牢地地怀着闺女,好像怀着全球!她是我的全球!

  之后,孩子到了幼稚园,到了中小学,全是早上校园内授课,中午去医院做康复治疗,全部的假期都用于做康复治疗。为了更好地坚持不懈给孩子做康复治疗,我老先生在孩子上幼稚园后,辞了老家的工作中,来西安市和大家团圆。如今孩子上初二了,性格外向,聪明听话,姿势并不是很融洽,手里的姿势比较慢,反映也慢一些,但能够日常生活自立。这些年,我们家沒有存款,自始至终经济发展焦虑不安,可是一家人一直在一起,看见闺女一天天成长为姑娘,内心确实或是感觉非常幸福!

  祝福大家全部的“慢天使之”都能恢复地更强!也祝愿全部的慢天使爸妈们,心存期待,幸福美满!

  

  

  

  

  

  

Copyright (c) 轻松手赚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13842号-1

豫公网安备 410184020004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