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度高,对新手不友好的《魔兽世界》刚发布时为什么能吸引那么多玩家?

时间:2021-05-26 23:39 作者: admin 浏览量:
0

  嘿嘿,题主真菜 ^_^

  

  啊,不要生气。说你菜,在当初的情境里并并不是讥讽、进攻,只是是一个“也有非常大成长空间、必须大量思索学习心得体会”的客观事实描述罢了。

  那时候的游戏玩家没如今那么矫情,一点点严厉打击都得理不饶人寻死觅活的;游戏嘛,怕不成功还好?谁并不是从小白一点点学过来的。


  自然,如今的游戏玩家,和当初的游戏玩家对比,心理状态确实大不一样。

  

  较大 的不一样在哪呢?

  取决于大家早已习惯被游戏生产商(暴雪游戏父亲)教着玩游戏——“暴雪游戏父亲教你玩游戏”的另一种等额的叫法便是:把想要你做的事儿理的一清二楚、把每一个关键点都传授给你,促使你能朝着一个明确的总体目标刻苦钻研。

  

  习惯这套,父亲教,大家就受不了:啊?难道说游戏不应该把试卷梳理好、打印出的井井有条、把解题划分出去、填回答的地区画上水平线,我真填回答吗?这鬼游戏将我往地图上一扔,扔下句“考评逐渐”就没有了下面——考试题呢?


  可是很遗憾,这套“教人玩游戏”的技巧,刚好是老玩家最为抵触的。

  由于那样一搞,游戏就弄的像工作中像课外作业一样,变的乏味起來。

  

  以Wow为例子,以往的Wow,它真的是一个世界。

  从你进到这世界的那一刻起,考試就开始了。


  第一份考试题便是ad上下转。这一设定极为极为极为的怪怪的。那时候ws前后左右as上下平移变换早已是通用性配备了,但Wow的默认偏要便是ad上下转……

  

  但这实际上是一个提醒。一个那时候的游戏玩家广为人知、因此 不用加多表明的提醒。

  

  提醒什么?

  提醒你,这一游戏的按键是能够 随意改动的。你应该按你自己的习惯性设定它。

  

  这是由于,这一游戏未来会出现几十个技能、一堆姿势条;你每洗一次天资(aoe冰、pvp操纵冰、aoe火、dps火……及其你自己科学研究天资以后、点出去的五花八门充斥着脑洞的各种各样怪异build),你的姿势条必然要相互配合着做一次大改——不然,这种技能的部位必定不容易合适你操纵的人物角色。

  这类订制乃至做到了这类水平:有些人把键盘按键设定为EDSF,那样左边的QWAZ就可以空出去用小拇指操纵;再加上上边数下边ZXCVB、右边RTYGH,能够 手指头基本上不离去键盘按键另外操纵类似二十个不一样技能。

  我就用的或是传统式的WSAD方位,相互配合上边的周边的QERTFGZXCV,能够 右手没动地区释放出来十六个技能

  这一游戏沒有失效技能,不会有学了烧灼就可以丢掉大火球或是学了炎爆别的技能就可以拖下技能栏这类别的游戏非常容易发生的状况——说的DND范一些便是:沒有没用的法术,仅有没用的法师职业。

  甚至是,就算你学会了最高级别的冰霜箭,一级冰霜箭那更快的释放出来速率、更低的耗蓝量依然具备与众不同的发展战略使用价值——我的Z键便是一级冰霜箭。

  

  这一游戏从一开始就适用宏——没有错,编程设计行业的定义,宏。

  假如你懂得,你乃至能够 自身程序编写、订制自身的页面、把多个技能组成起來、全自动分辨挑选,依照自身的了解打造出完美游戏感受。

  自然,不明白程序编写得话,你也能够 直接下载他人写的现有软件,依照自身的必须订制……

  因而,无拘无束的设定自身的操纵页面,这是你游戏新手入门必会必会的第一课。要不然……

  

  很遗憾,你竟然忍气吞声,系统软件让你分配哪些操作面板就接受什么页面……


  第二题是什么呢?

  

  如同你所言,这一游戏里,一个杂兵都能与你打的不分胜负;2个杂兵……你大多数就需要GG。

  可是,它让你分配的單人每日任务常常会想要你1vN。

  

  没有错,怎样1v2乃至1vN,这就是让你出的第二道题。

  

  你不是发生变化羊吗?并不是有冰环吗?并不是有天赋适用下施放很快的一级冰霜箭吗?

  用好它,只需妖怪吃降速,只需蓝不空,有哪些办不成的?

  

  举例来说,游戏中后期,一个每日任务规定你另外解决一组三个怪,假定这三个怪是一只近身战、一个魔王寨、一个会用十字弩的物理学远程控制,这该如何打?

  

  简易。

  你羊近身战,卡视线把2个远程控制卡回来,冰环冻结(留意不必破羊);反制缄默魔王寨,挨近物理学远程控制5~8码这一近身战打不上远程控制不可以打的盲点,迅速暴发杀魔王寨,随后转火杀物理学远程控制,杀完再解决近身战怪,不就处理了没有?

  

  你看看,近身战物攻范畴5码,远程控制武器装备8~35/8~40码,这一信息内容实际上便是在唆使你来卡猎手这类物理学远程目标的8码盲点。

  

  相近的,术士能够 闷一个盲一个輸出一个;冰法能够 流放一个原素/魔鬼、再用魅魔媚惑一个人型怪,自身輸出一个,还能够害怕吓退再鲁莽诅咒喊回来随后痛楚詛咒顶掉……这般反复,纸鸢死一切吃害怕吃詛咒的妖怪。

  

  要对了第二题,你需要什么?

  必须出色的文本理解能力,要看得懂技能表明——懂到可以有机化学的、随意的组成的水平。

  

  你说你语文课不太好?

  没事儿。看到每日任务文字了没有?

  

  Wow的每日任务和现实世界十分像,让你讲话的那人不太可能统统条理清楚,不太可能诸事亲历亲为、替你将一切都分配好——来,拿你的手机来,我给你发了精准定位,你照导航栏走……

  不太可能那样。

  

  现实世界里,如果你保证一定高宽比,那麼首领交到你一个每日任务,这一每日任务必定是十分含糊的:“我好像听人说过啥啥啥,你来调研调研,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一下企业在这些方面是不是能有哪些做为——调研完写一份汇报出去,分配个時间开会研究”。

  

  Wow也一样。让你的每日任务可能是空穴来风,可能是一两句古诗词、一首儿歌;但你,要从这种模棱两可、杂乱无章乃至充斥着不正确的文字中获取合理信息内容、寻找处理每日任务的案件线索……

  因而,让你的另一份考试题便是:从NPC模糊不清的叙述中,自身看地图,寻找恰当的地址,把任务完成!

  

  举例来说,死亡矿井这一副本,自你跑西部荒野做任务时就持续有消息提醒。哪些每日任务中的片言只语、哪些NPC会话中的词句、妖怪的名称……等等,不了的暗示着这儿有一个副本存有,乃至也暗示着了副本里应当有哪些、最后boss到底是谁、他的平生一个人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一直延申到风暴牢房都还没完、都也有许多掩藏的关键点;并且最底层普通民众角度和暴风城高层住宅角度见到的物品还大不一样……

  

  还说死亡矿井吧。假如你所闻,这一副本的部位十分隐敝;并且周边高级的妖怪许多。并不是英语语感优良、逻辑思维机敏、擅于发掘真相的游戏玩家,不易在适合级别自发性寻找它。

  依据真相、推论并寻找副本部位,这自身便是游戏快乐之一。

  

  你务必持续的提高自己,这才可以慢慢了解这种有意口语体或是古诗词化、模糊、乃至有意参杂欺诈的每日任务给与方法——提高你的理解能力,这才可以更强的与你玩猜谜语游戏,不是吗?

  要不然一群理解能力匮乏的熊孩子,别人想和你开家高級点的玩笑话……你听懂吗?

  

  当初玩WOW的有一句暗语,一对上大伙儿就心照不宣——和如今这些肌肉僵硬的、剥开了揉碎了都还点不透光的游戏玩家不一样——他们叫:“你懂得的。”

  嗯,我们是古灵精怪的妹子,讲话不需要说那麼透、那麼尽;好多个关键环节一摆,坚信大家这种在游戏里和NPC打哑谜打惯了的聪慧脑袋统统搞清楚我想说什么——因此 我不说那麼透了,为何一定要让二愣子听得懂呢?总之……你懂得的。


  这类“处心积虑训炼出一堆古灵精怪的妹子”的“故意”无所不在。

  

  例如,为何你玩60法师职业还会继续被20多级别的妖怪击晕、击败?

  由于你不容易观查,不清楚注意各种各样关键点。

  

  这一游戏设置,被对手从身后进攻时沒有格档、沒有闪躲——假如你应对妖怪,那麼他们很可能冲着你轮N次握拳都持续miss;殊不知你背对着他们……

  这彻底是日常生活工作经验的投影。只需不傻,存亡搏斗时,你毫无疑问不容易臀部冲着狂犬病狗/毒蝎子/狼虫虎豹/侵略军。

  除非是你不想活了。

  即然你自己不想活,就休怪怪物老实巴交失礼的锤死你。

  

  相近的,假如你玩战士职业,那麼抗怪/抗BOSS时,你务必注意这一点——许多中式快餐游戏玩家玩了很多年,都不清楚抗怪不可以漏背……

  

  值得一提的是,你还需要灵便运用5~8码盲点,侧卧跑(留意侧卧跑的前提条件便是自身改按键,把AD改为上下平移变换,不然是难以实际操作出去的),该纸鸢纸鸢,该技能顶技能顶——你还需要分配好技能,保证每一次风险来临时性,都是有小技能可以用。

  

  因而,当初的85级英雄人物副本,全是一身绿蓝装,我玩坦敢另外拉两波一起A了,而别人拉一波都灭的欲死欲仙。

  漏背、不容易侧卧跑,不可以运用冲峰、阻拦、弹跳保持距离降低损害、不容易在接怪时事先整体规划、合理使用技能抵御他们的暴发损害,自然是极品大胸都加不起、輸出们一打就OT。

  可是我,敢扬言让她们随意打,OT算我的;我的专用大胸嫌我一直不减血打副本打的想犯困,积极帮我乱引怪——他人抗一波死到红,大家一次拉两伙还ADD了110,等打完后我竟然还捏个大技能没交。

  那时候有俩輸出是任意配对的,一看奶去开怪、还一次拉两波、乃至又引到110,她们吓的踉踉跄跄就往副本大门口跑;想不到坦的血线端端正正,打的像武侠剧一样飞着,无惊无险就过去了……

  那时候社区论坛上暴多少骂坦之外的岗位开怪的,绝大部分坦接不了仇恨造成灭团,她们见大家法师引怪拉两波,还以为他不开心跑副本报复社会来啦;这波打过她们才搞清楚,原先大家这一精英团队便是那么生冷食物不忌。

  

  那么我是怎么收到怪的仇恨的呢?

  冲峰顺劈接110仇恨,返身阻拦撕破接挫志大吼接离奶近期那波怪的仇恨;收到立刻弹跳挨近最远方的第三波怪,先不接仇恨,等妖怪聚堆;随后开伤害减免进来雷庭,感染撕破debuf给别的全部怪,仇恨就稳了。

  ——那一个嗖嗖嗖冲峰阻拦弹跳三连看上去酷炫,不瞒你说,当初我是为这一练的战士职业……

  这一全过程中,绝大多数時间在嗖嗖嗖的冲峰阻拦弹跳,和大群怪一触即走,因此 根本没受哪些损害;直至进来雷庭才必须奶帮我回血;随后妖怪被降速,我又借机侧卧跑保持距离……因此 别以为拉了三波怪,但绝大多数時间我根本就没抗怪,当然不容易像其他抵抗死抗脸抗乃至背抗的坦一样不了冒血;再加上我了解战士职业技能,能最大高效率生产制造仇恨,因此 他人拉一波都能死到红,我拉三波技能都没交了、能要我的法师加的犯困(他说道跟我下副本没意思回血加到犯困,但跟他人下副本能气到吐血;因此 比较之下或是得挑选与我一起下副本,但要打的浪一些,要不然当心睡觉了皈依我……)

  

  这一套说起来繁杂;并且也是唯一能另外接稳三波怪仇恨、而且容许聚怪后DD立刻放宽了飙损害的、后手接怪计划方案。但那时候一看法师拉两伙怪拉到110,我连一秒钟都没耽搁就立即到了,想都没想立即便是最好计划方案。

  由于这种技能并不是显示屏里那一个走来走去的小人的技能,它就是我的技能。我熟识这几十个技能的立即间接性实际效果了,因此 当必须操纵场景时,能够 本能反应的选好最好计划方案。

  实际上,我还有许多预留计划方案,能够 应付比这一更风险更错乱的场景。举例来说,能够 有意露背装让一个怪做掉点血,保证全部怪都早已见到我后,应用加血技能/血瓶/纱布弄出一点点“医治仇恨”,促使妖怪更改进攻总体目标——这看上去难以置信,但假如你游戏玩法师A怪时带过法师盆友,那麼一定对善心但沒有工作经验的法师在你聚怪进行前让你回血随后横尸现场难以忘怀(自然,你的法师一定要十分聪明伶俐,别见你减血就私加)。

  

  这或是老玩家早已不满意游戏越来越简单、不断被别人抨击“暴雪游戏父亲教你玩游戏”的85级时的WOW。更初期战士职业生产制造仇恨工作能力受到限制,打起副本乱成一团,法师职业要护法师法师要逃生要救战士职业救法师职业……可以说每一场作战每一个人都手足无措非常烧脑极其,不太可能像70/85级英雄人物副本那般,好坦一个人抗全部、DD循规蹈矩揍人、奶职昏昏沉沉。

  

  升級并不是人物角色强大,只是坐着电脑前面的游戏玩家你一直在强大——这,是以往这些取得成功的老游戏们一同遵照的基本上设计原理。

  1到60级的刷级全过程,便是一点点深层次了解游戏全球、依照自身的了解融合技能管理体系的全过程;这一全过程必定随着着成千上万的思索、试验……因此 你的朋友们到60级,开始玩起法师职业就能轻轻松松辗压大半个副本的妖怪;但你,只有被一次次的群殴至死。

  由于你这一小白,缺乏了1~60级这一刷级全过程的思索和调试,因而看起来太不聪明伶俐——这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优秀人才玩得转的游戏。

  因而,这一游戏,1~60级的刷级全过程不枯燥乏味;而60级以后,游戏才刚开始。

  

  但,对大家这一代新游戏玩家而言,这一游戏难以接纳。因为它和如今的游戏不一样。

  如今的游戏,跳蝇便是跳蝇,踢足球便是踢足球——生产商早把一切梳理的妥妥贴贴,你根本无需管跳蝇的绳索轻了重了会怎样、延展性强不强有哪些区别;哪一家球的又贵又不太好用,哪一家的篮球鞋不跑偏不脱胶、怎么绑鞋带才不易开又不容易扎成死肉疙瘩……

  就算如今的一些游戏会搞这种,这种物品也只不过是一些无趣的、逼肝逼氪的数据罢了;除开根据“肝”和“氪”改进这种数据,你不用和他们有一切互动。

  

  大家早就习惯被别人分配的井然有序的日常生活——包含游戏。

  假如专业知识被掩藏起來,要是没有不仅有成法产考,要是没有一个简约的、稳准狠的新手入门引导……这玩意能玩?咋玩?

  

  但Wow便是一个世界。你一直在现实世界的一切工作经验都能够带进游戏里去;游戏里学得的专业知识一样能够 带出去用以实际。

  懂数学课?非常好,游刃有余。什么二次掷筛一次掷筛有什么差别会造成什么影响、什么护甲命中暴击等等的收益递减曲线以及不同情况下的最优属性如何等等就交给你了。

  懂编程?宏交给你了。

  语感好?善于挖掘细节?boss攻略方案你来研究,要结合我们这帮人的职业配置装备状况微调哦……

  擅长指挥?想锻炼领导力?团队你来带,raid中的各种突发情况,你不仅得心中有数、还得在乱糟糟的战斗中实时传达给每一个人、让他们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干什么;当打BOSS连续灭团、灭的大伙心烦意乱、眼看就要“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时,你要拿出你的领导魅力,几句话把士气重新鼓动起来;你还要知人善任,从众人的发言中迅速挑选出切中肯綮者,迅速调整团队战术,一点点磨合,直到完成击杀。

  ……

  

  你看,和现实生活一样,这一堆堆细节全都引而不发、含而不露,就等着各种人才过来挖掘、分析、验证、思考、综合、利用——它们是一大堆可以利用可以规避的、内在的机制,并不是逼肝逼氪的一堆数字。

  或者说,现在的游戏是“厂商设置一组指标,所有人拼命往这组指标上凑”,而过去的游戏则是“厂商埋下尽量丰富的机制,玩家自己组合这些机制、尽量发挥自己的长处、打出自己的风格”——现实中的、属于你的能力可以带进游戏;游戏中学到的知识、锻练出的能力同样可以带到现实,成为你将来职业道路上的助力。

  

  只有游戏内的机制足够丰富,才容得下天赋异禀的各路豪杰的种种奇思妙想——这些奇思妙想常常连暴雪自己都大感意外。比如冰法居然可以单人拉一堆几十只同等级怪A掉(利用两点暴雪的减速低于吹风减速幅度、不点刺骨避免冰冷技能造成意外冻结,从而使得技能可以衔接起来)。

  

  如果没有这些,如果只有厂商设计的几条路,那就是“厂商教玩家玩游戏”。

  过去会认为这种游戏是无聊的,无趣的。因为玩家自己的能动性无从发挥,只能勤学苦练那么几招几式……

  

  换句话说,过去的玩家是主动的;厂商负责把机制设计好、埋进游戏;而玩家负责把它挖掘出来、思考如何借助这些机制打造自己的体系——不是读课本背重点然后做题,而是自己研究自己提出各种学说自己验证自己推广、然后拿游戏里面的实验数据到论坛上分上下。

  以至于玩一个游戏,什么数学概率管理学,统统被人拿了出来、科普给每一个追求上进的玩家——当时论坛上就有很多人说,第一次发现不懂数学竟然连游戏都没法玩了。

  

  当然,魔兽世界是个完整的世界。所以如果你只想骑骑马看看风景钓钓鱼爬爬山、跟着人混混副本,那也能玩的很好——甚至有人在里面研究传染病,还发了论文呢。

  不管哪个方面,副本/raid也好,角色扮演也罢,这个游戏都允许你从中得到乐趣,甚至允许你实践那些只有到了大学才能学到的“高端知识”——彻彻底底的学以致用……哦不,学以致玩。

  除了这种极端拟真、细节丰富的游戏,你找不到第二个地方、可以近乎无代价的做流行病学经济学管理学方面的实验/实践。

  

  现在的玩家很少有这种主动性;现在的游戏为了讨好那些非玩家,也不再敢给玩家如此丰富的挑战——他们也乐的节约。这么多细节这么多机制你以为开发起来不要钱啊?

  

  双方共同努力下,现在玩家也看攻略,但他们希望攻略言简意赅(太长不看!);他们也研究机制,但他们希望机制简洁易懂;他们不习惯一个没有目标、自己给自己找乐趣的游戏……

  

  而过去的WOW不是这样。它要求你自己体会,自己挖掘细节——没有攻略可以把每个细枝末节都写出来;都写出来你也看不完、记不住(彻底玩进去你得吃透好几个不同专业的基础知识……而你自己的专业课还挂科呢,还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呢);真傻乎乎的想要全都掌握了,你肯定玩不好游戏……

  

  你得自己寻找游戏里隐藏的各种机制,自己想法利用它;你要学会阅读/浏览那些使用了其他专业知识的、专业度极高的文档,以一个外行的身份学会评判外专业的争论、汲取真正解决问题的那些经验/结论,从而提升你在游戏世界中的表现……

  相信我,只要用心,这事真的是可以做到的。

  而且这也是极其重要的社会生存技能:将来你走上社会,总不能禁止别人谈你不懂的东西吧?总不能随便谁给你扣个“你不懂”的帽子就能随便忽悠你吧?

  接受自己在某方面的“菜”,承认自己在很多很多方面都是“外行”,这是成长的第一步——你猜为什么过去的玩家不“玻璃心”?

  但“菜”、“外行”,并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欺瞒。在这个虚拟世界里,你甚至可能掌握极为珍贵的“critical thinking”!

  

  你要知道,这个游戏的装备不重要,等级也不重要,你自己的脑子比什么都重要;这种游戏的乐趣并不在于结果,因为压根就没有结果。一时的输赢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去求索去拼搏的那个过程,那个体验。

  它就是要挑战你的脑子。直到你的脑瓜子被打磨的足够灵光,以至于别人可以对你说“你懂的”——而你,还真就秒懂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从中得到乐趣。尤其那些脑子早已僵化的人。

  哪怕在过去,都有很多人“唯装等论”“唯法伤论”,都有把游戏闹的乌烟瘴气的“强力党”;尤其经过十几年劣质游戏毒害的现在,几乎所有玩家恨不得能有一套标准模板、标准流程,他们按照这个流程肝下去、拿到全部最“高端”的装备,人生就没目标了——厂家!快!再搞些装备/副本来!爷要肝!

  

  魔兽世界因为它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受到追捧、吸引了无数铁杆玩家;但随着更多非玩家涌入,暴雪被他们的声音冲昏了脑子,开始网游化甚至手游化;肝和氪的内容越来越多、玩法偏向越来越严重,游戏也越来越单调……

  

  然后,它就走了下坡路。

  因为它再网游化、手游化,它也没有那些只有肝和氪的手游简单、易上手;再大刀阔斧的砍,它的底子仍在,仍然不是一个闭着眼睛肝肝肝氪氪氪刷刷刷的手游。

  于是,非玩家涌入有多快,离开就有多快;而被它亲自驱逐的、过去的核心玩家却一去不回头。

  

  于是,十几年后的今天,当年60级的怀旧服反而异军突起。

  早期的怀旧服实际上是爱好者自己逆向旧客户端通讯协议搞的私服,它仅仅是按照玩家的记忆、复刻了最初魔兽世界的一部分,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但却意外的如火如荼。

  终于,暴雪自己都坐不住了。它实在想不到还有那么多人拒绝现有版本、拥抱当年那个“反人类”版本的山寨版——宁可拥抱那个拙劣仿制品,都不接受它费尽心机搞的、最新的正式版。

  它翻出了自己的旧源码,重制了“原汁原味”的怀旧服——暴雪爸爸照样逃不过“真香”二字。

  

  但现在毕竟不是以前。

  随着非玩家时代到来,游戏业齐齐右转,简单直白、受不得半点挫折的玩家心理已经养成;过去那个允许你在游戏里用概率公式用函数曲线虐人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老玩家已经深入社会,在现实世界玩的风生水起,看不上这个简陋的、当年已经征服过无数次的虚拟世界。

  怀旧?旧人何在?没有那些头铁的、皮厚的、百折不挠的老朋友,对着一堆玻璃心小朋友,怀的哪门子旧?

  玩?巫师、骑砍、老头滚动条,这些不改初心的、新时代的3A,它们不香吗?为什么还要跑回去玩一款十几年前早已被我们摸到底裤里面的陈旧老游戏?

  

  游戏还是那个游戏;但游戏里面的人,已经换成了新时代那些被“写给非玩家的游戏”带歪了的新人——当然,虽然他们以肝氪刷的思路玩这个游戏的确令那个时代的老人感到不适;但玩进去本身其实也是一种进步,一种新旧思想的融合,一种玩法的回归。

  

  它也是一个标志。标志着割非玩家韭菜的非游戏时代已到末路;游戏的根本属性应该回到“玩”、“能玩”、“好玩”,不应该是非玩家所以为的那样刷刷刷肝肝肝氪氪氪——那是奸商对他们的洗脑,不是他们自己的喜好。

  

  没错。作为一个那个时代过来的老玩家,我以为这个问题不应该是“为什么当年的魔兽世界居然有人玩”,而应该是“为什么那些刷刷刷肝肝肝氪氪氪的烂游戏能有那么多人玩?新一代真的已经彻底麻木了、木偶化了吗?为什么他们连玩不会玩?


  没错,现在市面上各种新游戏层出不穷,一个月无声无息死掉的都比当年一年新出的更多;然而我们这些老玩家却游戏荒了。

  

  不,不是什么“现在生活节奏快”、不是什么“过去游戏少没得选”——错到姥姥家了。

  

  回合制游戏,当年的英雄无敌系列至今没有接任者;仿真类游戏,当年的猎杀潜航系列至今仍然一枝独秀;fps游戏,当年的CS至今没有接任者(吃鸡类倒是个新鲜品种,但最热火时也远未达到当年CS的水平);即时战略类,星际争霸一代至今无出其右;网游类游戏,魔兽世界至今仍然是站在峰顶傲视群雄的唯一王者……

  

  为什么我们会游戏荒?

  因为这十几年,游戏业完全是走了十几年的弯路

  

  这个弯路从“征途”开始。

  而征途据说是这样来的:史玉柱投资失败后,穷极无聊,跑网吧散心,看到有人玩传奇。于是他也沉迷进去了。玩了一段时间后,他觉得这个游戏做的太差太屌丝了,完全不懂有钱人的心理。所以他就联络人脉,做了个《征途》。

  在这个游戏里,玩家不需要练级,不需要做任务交任务,这些无聊工作全部由系统代劳。

  那么,玩家自己做什么呢?

  砸钱,把自己的角色数值培养的高高的,然后战无不胜。

  平心而论,史玉柱的征途的确是传奇类游戏的一个改良。这个改良把传奇那无聊的、手动进行的刷刷刷变成了省心的自动刷刷刷;这个改良使得你不再需要把大好青春挥洒在一款传奇这样的烂游戏的无限刷刷刷循环里,而是可以“付钱逃课”——游戏厂商拿钱,你无敌,皆大欢喜。

  

  但是,这里我必须加一个但是:谁™承认传奇是游戏了?

  传奇在当年就是被玩家群体嗤之以鼻的“非游戏”!从一开始,玩家全体就蔑称其为“泡菜游戏”——这种“泡菜游戏”,在当年就是城镇无业青年(俗称小混混)消磨时间熬过漫长无趣人生的麻醉品。当年真玩游戏的,看它一眼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为了说清楚这点,我不得不从历史说起。

  游戏,虽然一直被诬为“洪水猛兽”,但它最兴旺最发达时,却是一种小众爱好。

  因为九成以上的“正常人”会在进了街机厅的一周内直接被玩到崩溃;只有极少数“天赋异禀”的“怪胎”能坚持下来。

  ——没错,游戏厅被当作洪水猛兽的那个时代,真正能在游戏厅混下去的,一个年级往往连百分之五都不到。全都在第一周的斗智斗勇中败下阵来。

  这是最聪明的大脑、最坚韧的意志之间的对抗;所以那时的优秀游戏以“全球只有XX人通关”为荣——没错,这个游戏的确能通关;但能通关的都是变态。你够变态吗?不够?那就通不了关。

  但恰恰是这种游戏才能吸引核心玩家。因为那时的玩家是桀骜不驯的,他们就是要挑战自我,挑战一切。

  没有挑战的游戏?想想就觉得蠢。

  

  因此,虽然游戏一直被当做洪水猛兽、一直被当做精神刺激/诱人沉迷的象征物;但事实上,真正能玩进去游戏的,一直是个别人。

  因为它是理解力、想象力、执行力的直接碰撞。如果你做不到顶尖,那么你就是别人的娱乐对象。

  没错,你不仅不能从游戏中得到娱乐,反而会成为别人的娱乐对象。

  

  当然,这样的游戏业也是不健康的。因为它只服务少数人。

  随着PC普及、网络兴起,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有了尝试游戏的需求;而为了服务普通人,就必须降低游戏的门槛。

  

  最初,PC游戏直接移植于街机,侍魂系列、街机模拟器大流行;但这类游戏说白了,就是把“投币玩的、昂贵的街机游戏免费化”,仅仅降低了“家境贫寒”者的进入门槛,不够坚韧不够灵敏的人仍然体验极差;同时,厂商也很难得到实际利益(街机模拟器往往是爱好者搞的;厂商自己移植呢,又总是被人盗版)。

  

  那时的游戏厂商利润微薄,因为只有真正的、有余钱的游戏迷才会为它付费;普通人嘛……要么直接被同伴“实力劝退”,要么一直花钱买罪受。

  因此,当时的游戏全都偏硬核向,比如星际争霸、暗黑,比如三角洲、反恐精英、雷神之锤,等等。

  

  也有非硬核向的。比如走剧情路线的仙剑等RPG。

  当然,RPG系列也未必都可以脚打。比如最终幻想系列,一代一个全新的战斗系统——回合制也有很多潜力可挖。挖到极致就是战棋类游戏。

  这类游戏扩大了玩家群体,尤其是发展了需多女性玩家。

  

  但它们仍然不太适合普通人——就好像对普通人来说,运动就应该散个步爬个山钓个鱼一样,足球篮球珠穆朗玛对他们来说太高端太遥远……乒乓球?那也不是人群里的80%能玩的。

  

  PC游戏市场越发繁荣,同时随着网络的发展,韩国泡菜类游戏异军突起。

  泡菜类的代表作就是传奇、奇迹等网络游戏。

  但这种泡菜游戏,玩家群体一贯是无视的。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玩意儿压根不是游戏。除了熬时间碰运气什么都没有。

  

  打个比方的话,就好像“运动员”和“运动”的关系一样——你觉得,散步、跳广场舞、海滩上日光浴,玩这些能算“运动员”吗?

  同样的,过去的“游戏”等同于“运动员们玩的那种运动”,它有趣,但是门槛太高;的确,任何人都可以摆张桌子玩乒乓球,不需要真的像乒乓球比赛那样正式——可接住乒乓球本身,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个很高的门槛。

  因此,散步、踏青,这些东西也是有必要的;只不过,正常社会里,散步踏青的人知道自己只是散步踏青,和打乒乓球不一样,和单位乒乓球比赛、和奥运会乒乓球项目更加的不一样。

  

  正常来说,散步、踏青的,和乒乓球爱好者的、和参加正式比赛的运动员,应该是泾渭分明、互不相关的几条线。大家谁都知道自己的位置,谁都不会胡乱拉扯——不会说专业运动员的意见都是放屁、都应该淘汰,散步、踏青才是时代的主旋律;不会说时代不同了,乒乓球篮球足球就应该淘汰了,散步、踏青才是最先进最现代的运动

  

  没错,现实中的确是这样,玩家和非玩家,游戏和非游戏,从一开始就泾渭分明。

  玩家受不了传奇的无聊和唯数值化;而非玩家呢,不管他们在游戏里投入多少精力,都会被玩家单手吊打。

  游戏,本来就是一种电子化的、抹平体力差距的、虚拟世界里的脑力竞争。对当年习惯了脑力碾压的玩家群体来说,传奇这样用脚打用鞋拔子思考的玩意儿,怎么配叫游戏?

  而对习惯于瘫在椅子上刷刷刷的传奇玩家来说……圆桌武士拳皇雷电这样的街机游戏……太激烈太可怕了对心脏不好——他们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玩这种“勤学苦练大半年、被个戴着红领巾的一米二小学生秒的渣都不剩”的变态玩意儿。

  

  直到有人暗中使坏……

  

  前面提到,不玩游戏的史玉柱就这样由传奇入坑,把这样一个不是游戏的网络游戏改造一番,居然还真赚了个盆满钵圆。

  其中的秘诀,就是“逼氪”。

  史玉柱是玩弄心理的高手。通过心理战,征途的玩家们深深体会到了“不掏钱的痛苦”;为了报复社会,为了把自己体会到的这种痛苦加到他人头上、从而获得某种心理安慰,他们几十上百万的在游戏中氪金。

  

  前面说过,做给玩家的游戏很难赚到钱:受众群体小;盗版成风……

  而做给非玩家的游戏呢,本来也不怎么赚钱。他们就是时间太多无处挥霍而已。收费高了,谁还玩?

  

  史玉柱发明的逼氪体系解决了这个难题:过去的买断制时代,一个玩家再狂热,你至多也就从他的口袋里掏一次钱;而且定价还不敢太高,否则不够狂热的玩家就不付费了。然而通过巧妙的逼氪手段,史玉柱可以从一个“轻微上头”的有钱人那里轻松掏走几十万、几百万。于是,一个有钱人,就足够养活一台服务器、一个游戏区。

  无声无息间,征途类游戏悄悄发展着……

  

  比征途稍微早一点,魔兽世界上线。

  魔兽世界是游戏类厂商网游化最成功的作品。

  没错。当年什么传奇奇迹,它们都不过是韩式泡菜而已,并不被街机/PC单机/局域网出身的、传统的玩家群体所承认

  不是没人看到传奇/奇迹在商业上有多成功;但由于孱弱的互联网传输带宽和延迟,很难把一款游戏真正互联网化。

  因为,按照传统定义,想称为“游戏”,那么起码得“能玩”“好玩”——传奇很成功?但它只能“肝”,并不能“玩”

  传统游戏公司早就盯上了互联网游戏这块肥肉;但如果做不到能玩、好玩,而是……大山临盆,天塌地陷,日月无光,生下只耗子……

  真让暴雪这种体量这种口碑的公司做个传奇出来,那可太丢人了。好不容易竖起来的金字招牌就得砸了。

  

  而暴雪,真的通过魔兽世界,交了个满分答卷。

  暴雪游戏一贯的“易于上手,难于精通”——易于上手,所以轻玩家、非玩家也能玩,不会被实力劝退;难于精通,所以硬核玩家也有数不清的挑战,不会腻

  因此,它一上线就受到了极大追捧——第一次玩游戏的,会发现这个游戏虽然有些难,但努把力完全能应付,而且越玩越有意思;硬核玩家呢……这么说吧,我第一个号是暗夜猎人;9级开始我就尝试单人击杀同级精英了。

  没错。当别人1v1普通怪搞不好还会死时,我9级挑战9级精英成功,打10级精英差一点点,打11级精英暂时没戏(后来有人发明了“风筝大法”,理论上学了豹守的、不足20级的猎人击杀60级野外Boss都有可能)。

  

  在这个史诗级优质游戏面前,征途,以及它的徒子徒孙们,全都是不上台面的一堆渣滓。主流群体看都懒得看它一眼。要不是有人写文章“血泪控诉”征途如何搂钱、土豪们如何挥金如土如何雇佣陪玩女帮自己开箱,让玩家群体当笑话流传,都没人会记住它。

  

  大出风头的魔兽世界甚至惊动了体制。卡审批卡到玩家给它的资料片取了诸如“特别迟”、“忘了开”之类绰号;骷髅被迫长肉、死了没有尸体遍地墓碑、“盗贼”被迫变成了“潜行者”……硬逼的大量玩家涌入台服,有效拉高了宝岛GDP……

  尤其是,5年代理协议结束时,暴雪对不思进取、整天搞歪门邪道的九城彻底失望;于是不再和它续签协议,代理权给了网易。甚至连文化出版两部/署都被拖下了水,各自为网易/九城分别站台,三天两头发文唱对台戏,吃瓜群众看的大饱眼福……

  相关政策从此收紧,加上暴雪/网易自己的问题,再加上这次移交长时间无法游戏造成的玩家流失……WOW从此走了下坡路。

  

  优秀游戏引进、推广、运营受阻之时,征途类游戏反而混的风生水起:开发门槛低,服务器架设简单,割韭菜来钱还快……

  游戏业黑暗十年来临。

  由于魔兽世界等游戏大火,游戏开发、策划成了大学课程;这个新闻上了报纸,但没人知道,大学课堂的教材是……征途的开发公司编的

  他们从策划开始洗脑,给他们灌输“核心玩家的意见都是放屁”等教条,刻意把玩家边缘化;同时,这些游戏公司雇佣水军、操控舆论、挑逗矛盾、通过名人代言广告轰炸,彻底把游戏市场从玩家手里夺过来交给非玩家……这才有了你们所见的现状,这才使得你们以为游戏就是刷刷刷肝肝肝氪氪氪,这才把“游戏玩家”的形象固化为“瘫在椅子上半死不活的大胖子”……


  自征途之后,尤其是手机发展到android机时代之后,多数的新游戏不再为游戏玩家而写,而是为题主这样的非玩家而做;做出来也不是为了你们这些新玩家找到快乐,而是为了完成精神奴役,或者说为了把你们关进斯金纳箱,通过诱发、强化你们动物性的本能,从而逼肝逼氪——不氪,就永无出头之日。

  

  过去的游戏,不允许挑战玩家的金钱、消磨玩家精力,否则便会被玩家骂惨、彻底逐出市场;智力,包括对游戏本身机制的理解、利用,各种复杂状况的随机应变,这些才是游戏的根本——就好像下围棋的乐趣是能进步,能战胜过去无法战胜的人、能解破过去无法理解的复杂局面;而不是“我这围棋子是氪了重金买来的,一目顶你们这些穷棒子一目半”。

  那是地主家的傻儿子才会办的奇葩事。

  

  但现在的游戏就是为了骗地主家的傻儿子砸钱找乐子。

  所以,这种游戏只允许你用砸钱、熬时间来“出人头地”,反而要故意隔绝玩家本人的努力带来的冲击——我们这些老家伙视之为“拼人傻、钱多”,简称“比蠢”。

  这类游戏的成功甚至也影响了世界范围内的游戏厂商,通过游戏内消费赚钱渐成主流;尤其是,和挑剔的核心玩家不同,割非玩家韭菜又轻松来钱又快——只要你怂恿一番、告诉他们“你们很优秀很二百五,别听他们瞎说,玩游戏还分三六九等”,他们就嗷嗷叫着把钱掏出来了。

  为了避免谎言被戳破,这类游戏有意抑制玩家的主观能动性——你不需要动脑子,掏钱,肝,这是你唯一要做的。

  什么?有人能靠操作白板秀紫装?我们马上改掉这个bug!

  

  既然十几年前我们这代人的拼搏和积累使得“地主家的傻儿子”的数量占了主流;那么作为游戏厂商,为什么不到这块“人傻、钱多、速来”的新疆域圈地呢?

  既然是圈地,那么不光要逼氪,还要逼肝,让他们一入坑就得把所有时间都绑在我这款游戏上——不管这个捆绑有多无聊,挂机都行——只有这样,才能尽量避免他们把口袋里的零花钱掏给另一个厂商、另一款游戏

  

  游戏厂商甚至刻意利用资源溢出、利用每天定时进行的各种活动,借助玩家的“损失厌恶”心理,切割、占据玩家的整块时间,从而使得他们腾不出时间玩竞争对手的游戏——你必须有所取舍,否则你就拿不到足额的每日奖励。

  这种切割,也使得这一代人总是感觉自己的时间碎片化,使得他们再也没有可资利用的整块时间,什么都没法做。只能神经质的一次次摸手机出来看——看,多么精妙的手法:一个没有实际内容的游戏,定时投喂的一点点资源,彻底废掉了你的休闲时间。而你,反而加倍的离不开它。因为你再也做不了别的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没错,现在的游戏就是要让你们焦虑,就是要你们玩出痛苦。

  不痛苦,你们就不会痛快掏钱。

  这种逼肝逼氪,就造成了“游戏太多精力不够用”的假象

  恰恰相反,正是这种同质化、这种逼肝歪风,才使得你们不得不大量把精力消耗在一款烂游戏上。

  

  而好游戏嘛……当年我们可是同时玩星际争霸、反恐精英、暗黑破坏神、仙剑、金庸奇侠传、地下城守护者、猎杀潜航、英雄无敌、大航海时代、文明、最终幻想……

  短短四年大学生涯玩透了几十款游戏——注意这几十款游戏每一款都代表一个截然不同的新类型,完全不是现在这样,几十几百款游戏只是不同的皮套着相同的模式——可我们还是觉得游戏荒、觉得好游戏太少需要眼巴巴的盼着哪个厂商再出个杰作!

  

  而你们现在呢?就那么三五个逼肝逼氪的烂游戏,居然觉得游戏多的玩不过来?!

  

  所以我戒了好些年游戏。

  偶尔玩,也只玩老游戏或者新出的、遵循老思想设计的复古游戏。因为现在那些给非玩家玩的游戏,机制玩法一眼看穿。

  他们压根就不敢引入太复杂的机制——怕高手把菜鸟们秀到怀疑人生。

  一旦让玩家产生了“其实我可以靠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操作、而不是肝来氪来的装备赢得战斗”的念头,他们精心构造的谎言自然无法维持。

  直到近三五年,只狼、魂等游戏大火之后,挑战玩家本人的、复古的、可以玩的硬核向游戏才逐渐抬头。

  

  有趣的游戏机制是很难很难做出来的;滥竽充数的逼肝逼氪游戏才能一搞一大堆。

  有趣的游戏机制玩多了,对游戏质量、对博弈质量的期望才会高,才会使得厂商绞尽脑汁做的、一年十几个新类型的优秀游戏都不够消费、都要游戏荒

  一堆严重同质化、机制一眼看透、让我们这些老玩家嗤之以鼻的烂游戏,你们能成年累月的玩、能玩到透不过气、还觉得游戏太多——你们把这种烂货叫做进步?你们以为这种烂玩意儿先进?

  

  幸好,非玩家的蓝海已经枯竭。这几年开始,真正能玩的游戏开始回归。

  过去,厂商们雇佣水军、硬生生培养出来的、扭曲粗暴的生态、脆弱敏感比烂的非玩家心理已经无法维持;各大游戏厂商纷纷闻风而动,这才导致了魔兽世界怀旧服的回归——当年的王者,哪怕面对十几年来的一大堆新游戏,照样存在碾压性优势。

  只要你真的玩进去了,你就会发现一个新世界,就再也不能接受那些乱七八糟的、新时代的、哄骗地主家傻儿子的傻游戏。

  

  哦,对了,“碾压”这个词也来自于魔兽世界。它也是魔兽世界战斗机制之一;坦克选择装备,其中的一个目标就是要把BOSS的碾压攻击挤出二次掷筛的圆桌——玩到深处,你自然知道“碾压”是什么意思。

  

  没错。那时候魔兽世界这样的好游戏,完全可以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完全可以产生无数新的流行语,成为现在的现实世界的一部分。

  这种力量,和这些年那些稀烂的、依靠厂商操纵舆论、怂恿、强化玩家各种负面心理、把他们变成摸不得碰不得的玻璃心的、操控玩家的舆论战手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嗯,鉴于现在的玩家思维过于僵硬,完全不可能“话说三分补一句‘你懂的’他们就真懂”,我不得不把话说的再透一些:你们这个群体那种过度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是被厂商刻意引导出来的。只有给你们弄出玻璃心、让你们把“反对烂游戏”和“攻击烂游戏的玩家混淆起来,才能骗你们和他们结为同盟,才能抵消那些真正玩游戏的核心玩家的话语权

  你们落入他们的圈套而不自知,所以才会在玩过去那些充满灵气的游戏时处处碰壁,才会被困死在“地主家的傻儿子”这个定位上出不来、才会觉得那些真正能玩、真正让你们玩的游戏“恶心”。

  

  唉,看我这费劲儿的……

  然而该不懂的,还是不可能懂。不用各位说,我早就知道了,你懂的。

  

  不过,现在时代已经不同了,割非玩家韭菜的狂欢派对已经越来越开不下去了;硬核向游戏这些年回归的也越来越多……

  

  当年的魔兽世界是一个文化现象,它把无数非玩家勾引来、附庸“玩游戏”这个风雅;再加上PC普及手机普及,使得附庸风雅的假玩家假装玩游戏装了十多年。

  但弯路毕竟是弯路。蹦的再高、玻璃心再碰不得,该碎掉还是会碎掉的。

  有趣的东西向来是“妙手偶得”的。肝和氪的闹剧,到结束的时候了。

Copyright (c) 轻松手赚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13842号-1

豫公网安备 41018402000481号